真诚为您服务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武汉代孕 >
中国未婚妈妈群体揭秘助孕后男友与他人闪婚(图
来源:http://www.wuhandaiy.cn  日期:2019-10-21

6月14日,未婚妈妈于军的家里。女儿悦悦抱着兔子玩偶,在听妈妈手机上的儿歌,这个4岁女孩喜欢兔子。

未婚妈妈被遗忘的相依为命

专家称应加强关注,同时建议准未婚妈妈冷静理性

这是一个隐秘的群体。

当公众的视线聚焦于那些举报贪腐官员的“情妇”、出没于网络间的炫富女等人物身上时,很少有人注意到,人群中还有很多未婚妈妈,独自拉扯孩子长大。

相关法律规定,婚生和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,在生活相对困难的未婚妈妈群体,她们守护着小生命的尊严,存留着对未来的期望;现实中,她们承受着道德、规章制度、情感、经济上的种种压力。网络里,她们互助互慰,抱团取暖。

截至目前,有关我国“未婚妈妈”的总体数量,尚无机构或部门有过权威统计。专家认为,对未婚生育现象的关注亟待加强。同时建议,希望那些准未婚妈妈能冷静理性,不要冲动,要多为孩子想想。

飞飞出生那天,北京大暴雨。生完飞飞,乔敏接到了母亲的电话。电话传来浓重的贵州口音:姑娘,你是不是遇到朗个事嘞?你跟我谈嘛。

母亲说,前一天夜里,她和乔敏的父亲都做了奇怪的梦。

父亲的梦是:女儿掉进了粪坑里;母亲的梦跟那天的情景很像:乔敏奔走在暴雨里,“叫也不应,漫天大雨里就你孤单单一个人。”

守护生命

一年半之后,乔敏才告诉老家山村里的父母,打电话那天,她在北京生下了一个儿子。那天是2007年8月1日。

乔敏,贵州人,10年前来京打拼,是电子设备销售员,那年她21岁。来京第一年,这位一笑就会露出两颗虎牙的女孩,认识了飞飞的爸爸。在一起3年,一次激烈的争吵后,两人负气分手。

几个月后,乔敏发现助孕,找到飞飞爸爸,男人说:他把另一个女人肚子搞大了,刚同她闪婚。

医生说乔敏子宫后位,属于不易受孕体质。如果选择流产,“意味着以后很可能再也无法当母亲。”

乔敏决定留下这条生命。

生产的那天,雨下得特别大,钱不够,医院附近的取款机一次只能取2000块钱,乔敏挺着大肚子,雨中走了三里路,找了4个取款机取钱。

生产后,摇篮里的宝宝身旁,没有家人,没有丈夫,每当想起那天,她总是“先哭一场”,然后“跟所有人说我不后悔。”

和乔敏情况类似,准未婚妈妈魏兰刚经历了一段失落的感情。

“我做了错事,但我的孩子没犯错。”窝在沙发里的魏兰眼眶始终有泪。32岁的她任职于一家效益不错的企业。她目前孕期5个月,孕检时医生说她怀的是双胞胎。助孕两个月后,许给魏兰美好未来的那个男人转身离开。

决定往往是一瞬间的事。怀胎3月时,因为身体虚弱,在商场排队付款的魏兰晕倒了。

“那一瞬间,我脑袋里就想,要往前倾不能往后倒。”魏兰说,往前倾能用手支着柜台,向后摔的话,孩子肯定没了。

有些微胖的于军是名教师,短婚未育,此后独居。2008年,通过网络,她认识了孩子的生父。男人是程序员,吉林人,住在于军的家里。

于军“从一开始就知道不会长久”,那时她41岁,男人二十五六岁。

年底,她助孕了。男人极力劝说她打掉孩子,双方谈不拢。

不顺心的婚姻,多年一个人生活,于军想要个孩子,就像她本能地想从生活中抓住些什么。她不想看到自己的未来像小区里那个独居的老太太,死在家里半个月才被发现。

“抓住些什么”就注定要面对更多:周围异样的目光,很多现实问题。

6月14日,未婚妈妈于军的家里,她正在陪女儿悦悦玩耍。悦悦4岁了,因为没有爸爸的信息而始终上不了户口。

艰难生活

未婚妈妈所面临共同的现实问题是:非婚生子没有准生证,问了几家公立医院都没法建档。魏兰最后联系到一家私立妇产医院。

因为非婚生育,所有的费用都无法报销,魏兰重复着乔敏早年的经历,对钱从来没什么概念的她,开始算计每一笔开销,“要为俩孩子的将来打算。”

作为过来人,乔敏在飞飞出生后,先是丢掉工作,几个月没收入,前几年的积蓄也消耗干净。

一个人带孩子没法挣钱,乔敏把儿子寄养到通州一户农家,每月1500元。她找了份包吃包住的工作,月薪也是1500元。

每月发工资的那天,就是乔敏唯一和儿子见面的日子,她一边摸着儿子的小脸蛋,一边把1500元交到农户阿姨手上。

一年后,乔敏把飞飞抱回自己身边,她觉得只有这样生命才完整。出去买菜,乔敏就用围巾把飞飞勒在身上。

算作超生人口,非婚生的孩子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落户。

飞飞的爸爸是北京户口。飞飞出生后,乔敏曾想着给飞飞弄个北京户口。

几年过去,户口一直没办下来。乔敏咨询北京计生部门,非婚生子,孩子若想取得北京户口根本没有可能。

回贵州办理,当地计生部门也不肯给飞飞落户,“你都不在贵州,我们知道孩子是哪儿来的?”一句话把乔敏噎了回来。

于军也曾打匿名电话咨询计生部门。电话那头说,婚外生育是违法的,给孩子上户口要先缴罚款,几万块。

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就住在海淀实验小学旁边,没多远就是首都师范大学,属于典型的“黄金学区”,她清楚地知道,只需户口本上的一页纸,女儿的人生“至少不会差到哪里去”。

那是在5年前,于军刚刚生产完,因生产全部自费,她手边没有余钱。“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。”她想,休养好身体再想办法。

却没想到,要完成这一纸证明,需要重重阻隔,寻找孩子的生父,成了她过不去的坎儿。

寻找生父DNA

2009年底,于军深吸一口气走进街道计生办,对方答复,要提供生父信息及亲子鉴定证明。

孩子出生前两个月,于军挺着大肚子见了孩子生父最后一面,那次见面主题明了:男人还了之前借于军的5000块钱,然后宣布,于军、孩子跟他没丁点儿关系。接着电话换了,网络账号全部注销,离开北京,消失得彻彻底底。

“她现在的情况是想交罚款都没资格。”于军所在小区居委会主任李冬梅说,为帮她解决问题,居委会跟街道、派出所协调了不知多少次,也联系过吉林警方,但“对方说这事儿他们管不着。”

街道办也曾建议于军登报寻人,然后报失踪。但是报纸登了,警方又说报失踪必须是直系亲属并且提供相应证明。

李冬梅说,居委会非常想解决于军的困难,但是“规定在那儿,我们只能执行。”她还透露,因为这件事,社区连续几年评优的资格都没有。

仅有女儿生父的一张暂住证,于军走投无路。

今年年初,于军花3000元请了吉林当地一位律师,起诉孩子生父。律师多次跟法院沟通,法院审查相关材料后,觉得此事缺乏立案依据。

代理律师丁雯称,这种案子即便立案成功,后期调查取证也困难重重,“法院不能强制公民进行亲子鉴定。”

最后一条路被堵死了。

海淀区计生委的工作人员就此事表示,她的情况特殊,区里会向上级部门提交详细报告,等待具体的业务指导。“我们理解她的焦急,但是规定在这儿,我们左右不了。”

有朋友给于军介绍了朝阳的一位未婚妈妈,她去对方家里取经。“对方住别墅,孩子的生父有钱有势。”孩子顺利上了户口。

没有多问,于军就离开了。

采访中,可以遇到很多这样的故事,生父除了不能给出“名分”,办妥了一切。

隐秘增长的群体中国未婚妈妈群体揭秘助孕后男友与他人闪婚(图

更多的未婚妈妈像于军一样,隐没于人群中,独自为孩子寻找生存的方向。

身边都是和谐美满的小家庭,乔敏和于军们试图寻求帮助,现实的压力逼着她们把目光转向网络。

在网络世界,未婚妈妈通过QQ群、贴吧、论坛等彼此连结,抱团取暖。

“大家好。”在乔敏加入未婚妈妈QQ群时,只是简单的这句问候语,便会引来很多回应,“你宝宝多大?”“上户口了吗?”“宝爸给孩子抚养费吗?”……

在现实中承受着异样目光的她,发现网络的另一端竟有那么多同命人。

调查期间,新京报
欧莱雅睫毛膏怎么样 可爱颂中韩歌词 海娜斯顿